学习书法首先第一步便是执笔,虽然大家执笔的方式大底相同,但效果却千差万别,从执笔的细节入手可能更能找到书法学习的良好开端,。执笔的目的是为了运笔,运笔的要求一是活,纵横挥洒,无所拘束;二是稳,沉着凝重,不偏不倚。但活与稳往往是矛盾的,活了便不能够稳,稳了就不一定能够活,那么怎样才能处理好两者的关系呢?接下来贵阳书法培训老师给大家做简单的介绍。

  书法学习的第一步就是执笔。虽然大家的执笔方式大径相同,但是效果却千差万别,从执笔的细节入手可能更能找到书法学习的良好开端。执笔的目的是为了运笔,运笔的要求一是活,纵横挥洒,无所拘束:二是稳,沉着凝重,不偏不倚。活和稳是一对矛盾,往往是活了就不够稳.稳了就不够活。怎样处理好两者的关系,反映在执笔上就是高和低、紧和松。

  高与低

  执笔的高与低,其实是运笔半径的大与小。同样一个手腕的运笔动作、如果执笔高,笔端向四周的运动幅度大,笔也就活。相反,执笔低,笔端向四周的运动幅度小,笔也就稳。执高执低究竟哪一个好?这与书写的字体及追求的风格相关。一般来说,写楷书、分书和篆书等正体字、或者追求端庄凝重的风格,沉稳是主要的,因此笔要执得低些,低了才能稳;写行书、草书或流畅奔放的书体,灵活是主要的。因此笔要执得高些,高了才能活。王羲之《笔阵图》说:“若真书。去笔头二寸一分,若行草书,去笔头三寸一分。”虞世南《笔髓论》说:“笔长不过六寸,提管不过三寸,真一,行二,草三。”蒋和《书法正宗》说:“真书执笔宜近头,行朽梢远,草书更远。”这些说法都是经验之谈,非常正确,当然一寸二寸之说也许太刻板了,各人可以根据自己的习惯加以调整。寸之说也许太刻板了,各人可以根据自己的习惯加以调整。

  紧与松

  说起执笔的紧与松、人们马上会想起王献之学书的故事。据说他小时候在练字时,父亲王羲之忽然从背后抽他的笔,没有抽掉,就笑着说:“我儿子的书法,今后一定会成大名。”由此推断,执笔以紧为好。其实这种说法太片面,唐代张敬玄就提出异议说,握笔“不可太紧,紧则腕不能转,腕既不转,则字体或粗或细,上下不均,虽多用力,元来不当”。宋代苏东坡讽刺说,如果紧握能成大名,那么“天下有力者莫不能书也”,他认为“知书不在于笔牢,浩然听笔之所之而不失法度,乃为得之”。明代的徐渭也认为:“须执之使宽急得宜,不可一味紧执,盖执之愈紧则愈滞于用耳。”他们都强调执笔要宽紧得宜,宽了笔就活,紧了笔就稳,活者适宜写行书草书或流畅奔放的风格,稳者适宜写楷书、分书、篆书或凝重端庄的风格。执笔的紧和松也与书写的字体和风格有关。而且,紧与松都不能走向极端,过犹不及,活到极端便会失去控制而“逾法度”,稳到极端便会生硬僵化而“滞于用”,执笔的紧松得以“自然”和“听笔之所之而不逾法度”为上乘。

  总而言之,执笔的紧松与高低都是一个变量,初学者不可胶执,应当根据不同字体和不同风格,选择一个自己感到最适宜的执笔高度和松紧程度。